<% name=request.cookies("name") name=request.cookies("pwd") dim num1,rndnum Randomize Do While Len(rndnum)<4 num1=CStr(Chr((57-48)*rnd+48)) rndnum=rndnum&num1 loop session("verifycode")=rndnum dtm=time() h=hour(dtm) if h>=0 and h<6 then wel="凌晨好" end if if h>=6 and h<9 then wel="早上好" end if if h>=9 and h<12 then wel="上午好" end if if h>=12 and h<14 then wel="中午好" end if if h>=14 and h<17 then wel="下午好" end if if h>=17 and h<19 then wel="傍晚好" end if if h>=19 and h<22 then wel="晚上好" end if if h>=22 then wel="夜里好" end if %>

首页 >> 网站新闻 >> 世界各D

真实的英国生活

文章加入时间:2012-4-6 18:25:24


  看了那么多故事,说真的,觉得没有几个是真实的。一直不知国内也有这样一群人,同我一样,现在知道了很高兴。比较欣赏上升到心灵层次的D们,有知音否?

  一直很隐瞒自己,觉得网络是虚拟的,不应该把真实生活与之联系,但回到国内,还是很感动,所以把自己的LIFE写下来,必然没有编出来的那么有情节,有激情,但我要的是真实。

  十七岁那年,孤身去英国念书,后来,申请到大学,安定下来,便去了欧洲本土旅游,因为签证很EASY,那时打工加上奖学金也算有点钱。

  返回时,法兰克弗机场,托运行李,遇见了一个英国男子,很年轻,很高大,在我前面。我在确认箱子是否锁好,并没有注意他,但后来,发现他遇到了一点问题,他,穿着短裤,右腿膝盖下,2/3的小腿是假肢。然后,一惊,帮了他一下。他谢过,看了我一眼,很有修养。

  上飞机后,我们在一排,我是A,他是B,他问我是否要换一下,免得进出不便,我说不必了,我想看窗外的风景。

  后来,聊起来,他说他21岁,和我在同一所大学。我们都很喜欢自然科学。我虽然是女孩,但在国内却数理化很好,地理也不错,道是语文不太好。我看过不少有关天文地理和物理的书,和他很聊的来,他告诉我,他叫J(后面几个字母暂)。

  我一直没有与他提他的右腿,我不喜欢那种自悲的DISABLE,但也不喜欢那种的要强,非按正常人要求自己的人,至少应比较理性才对。我只是按一个正常人与他交流,他很开朗。

  我们谈到登山,我说我从小就喜欢雪山,也很向往,只亲眼见过,但没有机会登。他笑笑,然后指指他的右小腿,那义肢,就是去年参加一个野外登山考察时,出事了,冻伤,只能截肢。WITH一个很无奈的表情。

  又聊了聊,我向他坦诚,我是个D,也是一个好女孩,他没说什么,但表示理解。这是我在现实生活中,第一次向别人坦诚,很平静。我很庆幸,在英国的生活让我在成长的重要阶段对自己这种D心态有一个正确的了解,不会因为懵懂而对自己有怀疑.

  我们没有在继续这个TOPIC,下机前,互相留了E-MAIL,就道别了。


  

阅读次数:2064  出处:中华残疾人服务网      作者:中华残疾人服务网   

一位美国“老”慕残者的“追妞”经验
一个女慕残朋友的独白
一个慕残人士的来信摘录
我的亲身经历
你要照顾我一生一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