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me=request.cookies("name") name=request.cookies("pwd") dim num1,rndnum Randomize Do While Len(rndnum)<4 num1=CStr(Chr((57-48)*rnd+48)) rndnum=rndnum&num1 loop session("verifycode")=rndnum dtm=time() h=hour(dtm) if h>=0 and h<6 then wel="凌晨好" end if if h>=6 and h<9 then wel="早上好" end if if h>=9 and h<12 then wel="上午好" end if if h>=12 and h<14 then wel="中午好" end if if h>=14 and h<17 then wel="下午好" end if if h>=17 and h<19 then wel="傍晚好" end if if h>=19 and h<22 then wel="晚上好" end if if h>=22 then wel="夜里好" end if %>

首页 >> 网站新闻 >> 世界各D

我的亲身经历

文章加入时间:2004-5-10 19:31:44


  我曾经在某地武警消防部队服役。当地有一个很大的石化企业,他们自己也备有一个规模很大的企业职业消防队,装备比我们还好。有一次因为工作关系,我去企业消防队办事,发现她们那里的通讯员,也就是接电话的都是由女工担任,其中有一位电话员二十五六岁年纪,是部队因公致残复员的女兵,右腿小腿截肢,使用假肢,走路有点瘸。不过长相和身材都不错,而且穿着消防制服,很帅气。

  有幸在我离开驻地之前,认识了这位A妹妹通讯员。

  她一米六四的个子,皮肤有些黑,可能是再部队呆过的缘故。复员后头发长长了一些,在脑后自然的拢着,显得朴素大方。眼睛很好看!
她自己告诉我说,她以前是通讯兵,外出架线的时候被自己部队的卡车在倒车时轧到了脚,由于逞强和大意,耽误了救治时机,等转到部队的大医院救治时,足部骨折的碎骨已经将足内许多地方的血管刺破,无法手术止血,只有截肢,后来由于伤口没处理好,做了第二次截肢。

  她说,她第一次截肢手术后的三天内都被蒙在鼓里,当实在瞒不住,部队政委告诉她已残疾的事实时,她昏厥了过去,一连一个星期都没有回过神来,不敢揭开被子看自己的伤腿,不敢看自己的照片,甚至不敢看别人双腿走路的样子。

  这位消防员姓段,我们都叫她小段。她不愿意谈论她受伤的过程和感受,但她从不害怕别人看到她的假肢。我看到过她的假肢几次,印象深的有这么几次:一次,我去她办公室,她正在调整她的假肢,裤管卷在膝盖以上,露出了残肢,她穿着残肢套,大概有十厘米左右长。我进去的时候双方都有些尴尬,我并非是头回看到截肢的人和腿,但我还是有些不知所措,小段反映比我小,只是脸红了一下,然后就客气的请我坐下。我走到沙发上坐下,看着她手里的假肢,不知说什么。那是一只线条很柔和美观,很逼真的一条小腿,穿着一只女式的高腰皮鞋,有一点鞋跟,大概有两到三厘米高。鞋擦的很干净,有光泽。

  小段看我看着她手里的腿,问我:“是不是有些害怕?”我一笑说:“到没什么,我以前见多的,你的事我也知道。”

  小段对我说,她的腿基本没有给她的工作带来过大的障碍/好在她的工作只是接接电话,填写出动命令,然后把出动命令叫给当天当班的值班队长,火灾后统计资料等等内勤的工作。
  
  小段回忆她的残疾曾给她在工作中带来过量词比较大的尴尬局面。第一次是在一回接警后,她去将出动命令单交给值班队长时,由于动作过猛,重心没有控制好而重重地跌到!当时正直夏季,小段露在短袖制服外面的胳膊被摔的血肉模糊,裤子也被摔破。耿耿要命的是,小段的假腿也飞了出去!因为火警当头,队长在将她扶起后就不得不抛下她登车。小段扶着墙*了很长时间才回过神,身上的巨痛让她难以忍受。她用单脚跳跃着捡起自己掉在墙边的那条“小腿”,又勉强蹦回办公室,自己将假腿重新装好。
  
  小段是个非常坚强的姑娘,又是军人出身,这件事的始末中,她没有掉一滴眼泪.

  来自灯塔论坛 作者海水

  

阅读次数:2102  出处:中华残疾人服务网      作者:中华残疾人服务网   

你要照顾我一生一世
迷恋残疾人
怀念美丽
当鸟儿回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