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me=request.cookies("name") name=request.cookies("pwd") dim num1,rndnum Randomize Do While Len(rndnum)<4 num1=CStr(Chr((57-48)*rnd+48)) rndnum=rndnum&num1 loop session("verifycode")=rndnum dtm=time() h=hour(dtm) if h>=0 and h<6 then wel="凌晨好" end if if h>=6 and h<9 then wel="早上好" end if if h>=9 and h<12 then wel="上午好" end if if h>=12 and h<14 then wel="中午好" end if if h>=14 and h<17 then wel="下午好" end if if h>=17 and h<19 then wel="傍晚好" end if if h>=19 and h<22 then wel="晚上好" end if if h>=22 then wel="夜里好" end if %>

首页 >> 网站新闻 >> 世界各D

你要照顾我一生一世

文章加入时间:2004-5-10 19:30:31


  我生活在一个南方的中等城市,工作了几年,有了很多的经历和收获。有过几段感情,但是总觉得生活中缺少了什么。万事无忧、平淡如常、日复一日。一直到她的出现才完全地改变了我的人生。(以下我隐去她的姓名只用第三称)

  那是在1997年的冬夜、下着雨,我一个人在咖吧的吧台旁消闲。偶然透过咖啡所散发出的独特的清香和蒸腾热气发现她正向我这边款款走来。俏丽秀气的面庞窈窕的身材高高的胸部配着洁白的套装,黑色缀有珍珠闪点的裤袜紧裹着她修长的双腿,一双同样缀有珍珠闪点的该感高跟鞋显地十分纤巧。一头乌黑的直发自然地垂着并不时地用右手将脸旁的头发锊向耳后。她的左手至肩被齐齐地截了去惟留下微微隆起的肩头和一只空垂的袖口随着走动轻摆。

  她缓缓地向我这边走来并坐在了我的身旁。此时不知怎么地我的头脑瞬间变地一片空白和隐隐的心的抽痛,看着她、似曾相识的感觉。于是那天我们聊了很多、包括她左手至肩在不久前的意外失去伤口至今还未痊愈仍裹着绷带因此肩头看起来有些隆起,说到这里我发现她言语神情中有一丝隐约的喜悦,没有常人那种不幸截肢后的伤痛表情。这对我而言很困惑也是一个许久才得以揭开的迷。

  在一起时我总是轻抚她手臂截肢的残端,我们都喜欢这样。她有着不错身材和发育很好的坚挺乳房(戴D罩杯的文胸)及高高隆起的乳头。蛮腰丰臀实在惹人爱怜。可是不知道怎么我只对她的手臂残肢感兴趣,每次她换药清洗伤口我总是在一旁看着,并帮她包扎起来,我喜欢用绷带从她右边腋下穿过裹住她左臂残端,每当这个时候我总有生理上的冲动很强烈我无法解释这是为什么,每当这时候她都由着我,只是在那里静静地微笑着看我做这一切,从来不说什么。她有不错的家境父母都是从商的,说白了就是有很多钱足够她花一辈子了。但她成年后就不愿意和他们住在一起,喜欢一个人独处。她说这样比较自由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一切。我与她的感情与日加深我喜欢她的一切特别是她的残肢,我把这一奇怪感受讲给她听,她只是笑着说你会明白地。直到一年后她生日的那一天终于将所有的一切都告诉了我,她要求我和她一起上网,给我看了有关amputee和devotee 的网站并且解释其中的一切和她手臂截肢的真正原因(她自己用铁丝捆扎住手臂使它缺血坏死才最终截肢)我才明白过来,她原来是一个截肢绷带自虐者 ,她幻想的是自己身体的残缺。 而我就是一个devotee一个截肢热衷者。一切就是这么简单,有她就有我 !!!

  最终她明确地告诉我对于目前的样子她并不满足,对于我有两种选择、离开她或者接受她将要做的一切(她想将她的右臂和双腿都进行高位截肢以完成她的梦想)并永远爱她、保护她。到此时我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不能抗拒对她的爱和残肢对我的诱惑,我选择了后者。在以后的几天中体检登记我们结婚了随后电话通知双方的父母,那天是1998年的11月28日。那晚她终于接受了我全部的爱(在这之前她还是处女)之后的一个月中我们疯狂地做爱。

  99年1月5日她请来了那位曾给她做截肢的外科医生,说明了要求后(缝合时采用内缝线尽量消除疤痕并残肢注射自体脂使残肢光滑圆润并负责后期的护理和药品)给了他8万块钱。同时将她所有的银行存款交代给了我(大概是530万)和一套新购的270平米的套房钥匙和房屋文本交给了我。

  一切都在她的计划之中,我能做的就是去面对将要发生的所有。房子经过了很好的装修、物品很实用。在那里按照上次的经验她要我在距她两个大腿根部10厘米处和右臂腋窝2 0厘米处垫上一层牛皮并用细铁丝紧紧捆扎并且牢牢地将她绑在床上,剩下来的就是等待它们渐渐地缺血坏死。而那段时间正是我一生中最难捱的时光,我日夜陪着她,在她忍受强烈的肢体疼痛和肢体抽搐时。看着她痛苦挣扎的样子我哭着劝她放弃。

  经过6天160个小时的痛苦煎熬她的肢体终于发黑坏死,我叫来了那位外科医生将一起她送进了手术室。经过17个小时的紧张等待她被手术车推了出来,身上盖着厚厚的棉被,眼睛闭得紧紧地脸上没有一丝血色。紧跟着她被我和那位外科医生直接送回了家后(我已经开始将那屋子当成家了)他交代了我外置镇痛包的使用方法和其他一些注意事项以及联系方法后就离开了。我坐在那里看着紧紧包裹在棉被中的她,只有那么短短的一截,往日修长的身体如今只剩下躯干。她仍然还在深度麻醉之中,终于我忍不住轻轻地揭开棉被,眼前的一幕使我象被雷电击中一般,感受如此地强烈激动和复杂我难以说清。她那三个浑圆丰满的残肢以及左肩饱满残端都被用白色绷带妥帖完全地包裹着,不时还不自觉抽搐一两下,胸部和会阴处都盖着厚厚的雪白纱布。只有我才能了解此时这强烈刺激的感观冲击,那是无法用言语来给予描述的、既爱又怜!!!我揭开盖在她裆部的纱布,为了防止感染会阴部的毛都被剃去,在她的尿道中还插着导尿管、淡黄色尿液不时地顺着导尿管流向集尿袋那里已经有大半袋了。我轻轻地抚摩着她被绷带裹的严严实实的残肢充分体会着温热的残肢那柔软的质感心里有一种奇妙的感觉,无比的快感。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终于呻吟了着缓缓地睁开了无力的双眼默默地看了看四周。我赶忙起身上前问道:“醒了疼不疼”。也许是手术时所采取的深度麻醉的药效还未过去,因而她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费力地说了声:“我好渴,快给我喝点水好吗”。那位外科医生临走时曾交代,经过这么大的截肢手术她醒来以后一定会感到极度的口渴,但是为了更有利于她的恢复短时间内不能给她喝大量的水而只能依靠输液来补充体液,只能以蘸湿的纱布或棉签来润一下。籍于这点我没有给她倒水。只是不停地用蘸水的棉签不停地滢润她的双唇。她目不转睛地看着我问到:“你还喜欢我吗”.“ for ever ”我的不假思索地回答使她显得很高兴。她艰难地蠕动了一下身体;“帮我把镜子拿过来让我好好地看一下自己好吗”。她迫切但又紧张地望着镜子中自己严重残缺的躯体,神情显得十分欣慰。“ 喜欢吗!!! 一个真正的 bandages amputees quad 我终于完成了自己的梦想,代价是失去了自主、自由和自身从今往后我的一切都将由你来确掌握,你一定要永远地疼我、爱我好吗”。说着想抬起并摆动一下残肢看看,但不知是因为激动、疼痛还是那些绷带包扎地太紧太厚的缘故她没有能够做到 ,于是她显地十分焦燥,拼着命地扭动她那严重残缺的躯体,汗水一下子就从她额头发际涌了出来。为了不使她太激动我赶紧撤去了镜子,脸紧帖在她的耳旁,轻声抚慰她并向她保证在今后的人生路上我一定会永远爱她、保护她。共同度过人生长河。她渐渐地平静下来,沉沉睡去。

  转载DDAA

  

阅读次数:3193  出处:中华残疾人服务网      作者:中华残疾人服务网   

迷恋残疾人
怀念美丽
当鸟儿回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