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me=request.cookies("name") name=request.cookies("pwd") dim num1,rndnum Randomize Do While Len(rndnum)<4 num1=CStr(Chr((57-48)*rnd+48)) rndnum=rndnum&num1 loop session("verifycode")=rndnum dtm=time() h=hour(dtm) if h>=0 and h<6 then wel="凌晨好" end if if h>=6 and h<9 then wel="早上好" end if if h>=9 and h<12 then wel="上午好" end if if h>=12 and h<14 then wel="中午好" end if if h>=14 and h<17 then wel="下午好" end if if h>=17 and h<19 then wel="傍晚好" end if if h>=19 and h<22 then wel="晚上好" end if if h>=22 then wel="夜里好" end if %>

首页 >> 网站新闻 >> 世界各D

怀念美丽

文章加入时间:2004-5-10 17:45:44


  第一次跟她认识是在1997年的夏季。

  7月的一天,单位召集会议,会务由我来负责。晚饭后,由于还有一位代表没到,我只好在宾馆的房间里看着电视,无聊地等待着。

  近10点10分的时间,我的房门被敲开了,进来的是最后一位与会代表,从名册上我知道了她的名字:陈妍,某单位主管会计。一个只有一条腿的女孩子。

  会期很短,只有3天,然而就在这短短的三天里,我对陈妍却有了比较一个清晰的了解,并且内心里对她产生了一种莫名其的倾爱……

  第一次跟陈妍说话是在自助餐厅里。随着用餐的人流,陈妍慢慢地移动着她略显僵硬的右腿,而此时我就尾随在她的身后。显然她也注意到了我,侧过脸对我微微一笑,俊俏的脸上挂着一丝淡淡的羞涩,之后,我竟鬼使神差地和她坐到了同一张餐桌上。

  用餐过程中,我跟陈妍并没有说太多的话,我只是告诉他我负责会务,如果有什么事请需要我帮助,可到会务组去找我。我说话时,陈妍的脸上始终带着微笑,一句:谢谢。便算是对我的回答……

  当天晚上,头儿交代我把一份会议材料分发到各代表,因为明天上午开会要用到。我抱着一摞材料,对着代表名单挨个房间发放。直到最后,我在陈妍的“706”房间停下了脚步,按动了她的门铃……

  “哎,请等一下……”

  随着她的回应声,不一会儿房间门便打开了一道窄缝,陈妍露出半个脸。

  “哦,打扰你了,我来送材料……”

  从陈妍有些慌乱的眼神里,我意识到她在顾及着什么,但她还是把我让了进去。

  当我把材料放在写字台上的时候,我忽然发现房间里的物品:桌子上的洗刷品和散放在床上的衣服,显然她正准备洗漱。再看陈妍的时侯,我简直有些吃惊:她没戴假肢,用单腿支撑着身体,右边的裤腿却是空荡荡的,一手扶着墙壁,另一只手正去关卫生间的门……

  “哦……对不起……”

  那一刻,我想我的嘴巴张的一定很大,但却没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没关系……你坐……”

  陈妍的脸上仍然带着微笑,单腿一跳一跳的来到床边。尽管房间内的灯很暗,但我还是能察觉的到,她的脸此时一定很热、很红……

  虽然从第一次见到她,我就意识到了一些事情,但此时我的心仍然不能自控地突突直跳。我一边给她交代材料的说明,一边却用眼睛悄悄地扫视着她。从她搭落在床边的空裤腿上我注意到,她的右腿从大腿中间往上一点被截掉了,在那条略显丰润的左腿的映衬之下,残腿显得有些刺目。

  似乎是一种习惯性的动作,陈妍侧着身子,左手撑在床沿边上,稍稍歪着脑袋看着我手中的材料,认真地听我解释,而她的右手却轻轻地将垂落在床边的空裤管慢慢撩起,压在残缺的右腿下面。那份自然细微和揉弱的动作,都没能逃的出我的视线……

  交代完毕,我知道我该走了,嘴里说着:你先休息吧,打扰你了。而脚步却没有移动。一直安坐在床边的陈妍,抬起头,对我说了声:谢谢你……稍微欠了欠身,动作里含着一种表示。我知道,我真的该走了。

  整整一个晚上,我好象都在做梦……

  由于会期比较短,加之参加会议的代表也不是很多,所以会务上的事情都由我一个人忙里忙外的张罗。也可能是我对陈妍有些“格外”的照顾的缘故,我觉得陈妍对我的印象蛮不错,见了面,我们都能聊几句,吃饭的时候也喜欢说说玩笑话。这样一来,我更想探究她内心的秘密,总想着有机会接近她。

  会议的最后一天下午,除了急于回家的人,其他的代表被安排去郊外一个小有名气的溶洞游览,本来我应该陪同与会代表一同前往,可是,那时间,我的脑子里总被一个人牵扯着,因为我知道陈妍没有去。所以,我便找理由推辞了陪同外出事情,留在宾馆里。

  回到房间,杂乱的脑子里始终想着陈妍。似乎是下意识的支配,无聊中我竟拨通了她房间的电话。

  她也听出了我的声音,讲话中,我知道她订的是当晚9点40分的返程车票,当时,我心里有一种不可遏制的兴奋,主动提出来,要带她去市内逛一逛,出乎意料的是,她竟然同意了……

  大厅里,陈妍穿着一件浅米色的短袖上衣,下身是同样颜色的长裤。站在空旷的大厅里,她的那份矜持与美丽,几乎能让你感觉到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青春的气息。

  一下午,我带她游览了市内的几个景点,自己充当着导游,一路上陈妍都在仔细地看,认真地听。虽然,她有些异样的步态不时引来行人的目光,但在此刻,我却从内心里有一种满足和自豪,我只想让她的肩膀与**的更近,让人们注意到,我身边的她有多么的美丽……

  毒辣的太阳下,我感到有些气短了,看着陈妍额头上被汗水染湿的发梢,我真得有些心疼,我提出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在一个不大的冷餐厅里我们坐了下来,两杯牛奶,两碟炒冰,我与陈妍相对而坐,侃侃而谈,那样轻松,那样自然。在一身的酷热尚未散尽的时候,我却开启了一个冰冷的话题……

  “能不能给我讲讲有关你的一些事情,比如……”

  陈妍从嘴里抽出饮料吸管,抬起头看了看我,脸上的微笑依然未变。

  “跟我接触过的人,都想知道我的一些事情……”陈妍平静地说:

  “其实无所谓,自身的情况就是这样,避,怎么能避得开呢?”

  我目不转睛地看着她,没有说话,我只想听。随后,从她娓娓的话语里,我了解到一个残疾少女的心路历程……

  陈妍的家乡距离我所在的城市并不远,而且同在北方。小时候的陈妍跟普通人家的孩子一样,生活在父母身边,无忧无虑地过着童年的时光。而命运的转变却发生在一瞬间。

  1985年临近春节的一天,陈妍由母亲带着去姥姥家,一路上母亲蹬着自行车,陈妍侧坐在自行车后坐上,有说有笑。就在临近姥姥家门的时候,不算宽敞的街道里一辆卸完货物的卡车正在慢慢地向外倒车,陈妍的母亲随即下了自行车,让陈妍坐在上面不动,想从卡车边上过去。就在自行车与卡车相交错的瞬间,突然卡车的后挡板刮了陈妍***肩膀一下,未及母亲叫喊出声,自行车便歪倒了,后坐上的陈妍冷不防摔倒在车下,随着陈妍的惨叫,卡车停住了,等司机和母亲到车后去找陈妍时才发现,她正斜躺在车身下,沉重的车后轮正压在她的右腿膝盖上……

  母亲和赶来相助的人把哭叫不停的陈妍急忙送到了医院。陈妍的母亲并未受伤,而她可爱的女儿却因为她的一点小小的疏忽,永远地失去了右腿。

  那一年,陈妍刚满11岁……

  手术后的第二天,陈妍慢慢地恢复了神智。她躺在病床上,看到了一旁忙碌的医生和守在床边的父母。此时,她只晓得自己被汽车轧伤了腿,其他一概不知。直到第5天,陈妍才从父亲嘴里知道了她的伤情。

  被送往医院后,经诊断,陈妍的右腿膝盖骨和大部分股骨被轧碎,而且神经和血管也受到严重的创伤,尽管医生尽了最大的努力,但已经没有手术修复的可能。。。从父亲哽噎的话语里,陈妍知道了手术的最终结果:她的右腿从大腿中间被锯掉了……

  “当时,我丝毫没有感觉到自己已经失去一条腿,除了伤口难忍疼痛,就看到在一旁抽泣父母亲。不知是伤腿的疼痛还是自己感到害怕,我只知道哭。”

  陈妍慢慢地啜着饮料,平静地讲着那段令她刻骨铭心的往事。此时的我却把头扭向窗外,但思绪却被她的叙述牵引着,努力想象着当时的情形。

  我不知道我面前的这个女孩哪来着这份沉稳和勇气,同时,我的内心也有一种深深愧疚和自责:我为什么要如此追问一个女孩子的内心隐痛,为什么非要揭开她那覆在伤口的沙布而去窥视她的伤口……我无法解释,更不能讲明。我想,我除了被她纯真美丽的外表和自信坚强的内心打动之外,剩下的只是一颗不可名状的“好奇心”,等着让陈妍来填充,以得到满足……

  陈妍在病床上躺了十七天,在医护人员的帮助下,开始下床活动。这时,陈妍第一次感觉到失去一条腿给她带来的不便。当她在父亲和护士的搀扶下,把左脚落在地上的时候,感觉自己的身体非常的轻,轻的如同飘浮在空中。她拄着双拐,两眼直盯着自己空荡荡的右裤腿,一时竟不知道怎么往前迈步……

  依靠拐杖走路并不难保持平衡,最令她烦恼的是坐着的时候,由于缺少右腿的支撑,每当下坐时,身体会不由自主地向右倾斜,所以,每当坐下的时候,要用右手支撑或者*腰部的力量才能保持平衡。从截肢、练习走路,一直到出院,陈妍几乎是经历了一段痛苦的炼狱过程。

  出院后,陈妍休学在家静养。父亲为尽快让她站立起来,以适应截肢后的生活,想着为她安装假腿。但从医生那里得知,虽然安装假肢不存在问题,但陈妍尚处在身体的发育时期,过早使用假肢容易影响和限制身体的发展,建议不急于使用假肢。

  在家休养的这段时间里,陈妍白天看看书,或在同学的帮助下,补一下功课,晚上则坐在电视机旁,一天一天打发着时间。这样的日子久了,她也感到有些烦躁和孤独,尤其在父母上班后,她独自一个人留在家里,经常无聊的不知所措,房间里压抑的空气让她感到沉闷,有时,她会单腿在屋子里来回的跳跃,也算是做些活动,而更多的时候则是依在沙发里,望着自己残缺的右腿发呆……

  在家安安静静地休养了一年多的时间,陈妍又回到了学校。由于陈妍要依*拐杖走路,最初上学时都是有父亲和同学们接送,对此,陈妍的家人和她都感到有些不方便,所以,在上学不久,陈妍便有了一辆手摇的轮椅车,*着这辆轮椅车,陈妍读完了初中。

  那时陈妍并没有太多地意识和设想她今后的生活,但这段经历让她多少产生了一点自卑心理。当她一人拄着拐杖走在路上的时候,总是引来行人好奇的目光。记得有一次,一个小伙子骑着自行车,一边蹬车一边不断回头向她张望,由于分散精力,竟然将自行车撞到了路边的树上。走在路上,陈妍总是尽量避免与众人的目光相对,尽管她心里很明白,一个只有一条腿的少女,难免不让人注目,但她那颗脆弱的心尚经不起那种虽是无言却容易对她造成伤害的冲击。她的心里经常感到厌恶、反感,既是对那些异样的眼光,也是对自己残损的身体。

  对伤残后的陈妍,父母固然不少操心。父亲通过关系给初中毕业后一直呆在家的陈妍被安排了一项临时性的工作,想让她尽快适应环境,学会生活自理。而上班后的陈妍也利用时间参加了函授学习。1993年,19岁的陈妍完成了全部的学业,拿到了会计专业的大专文凭。还是通过父亲的奔波,陈妍算是有了一个比较稳定的工作,被某公司接受做了会计工作。凭着她的勤奋和努力,陈妍很快掌握了专业和电脑操作等技能,并被公司委以负责电算化的主管会计。

  听陈妍诉说着她的经历,就象是品着一杯清淡的茶,不很浓烈却很值得回味。我庆幸结实了这样一位女孩,尽管她的身体有缺陷,但她那被苦难磨练出来的成熟,与人际交往所表现出来的特有气质令我十分的钦佩。我承认,从那时候起,我的心已经被她俘获,并且被永久地占据……

  晚上,我自然承接了送陈妍去车站的义务。

  在车站广场的灯光下,我与陈妍缓步而行。她娇小的身影被我的身躯护卫着,我们没有太多的语言,但在我的感觉中,我与她好象都怀着一种难以言传却彼此能够领会的复杂心情。直到临别的那一刻,我突然握住了陈妍的手,在她的手心里放上了我早就准备好的一样东西:一盒精致的化妆品。

  “我的一点礼物,送给你……”

  我对她说:“希望和你再见面的时候,你还是这样美丽。”

  陈妍看着我,生动的俏脸,依然的笑容。……

  这一别就是两年……

  转自灯塔 三少爷转

  

阅读次数:1818  出处:中华残疾人服务网      作者:中华残疾人服务网   

当鸟儿回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