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me=request.cookies("name") name=request.cookies("pwd") dim num1,rndnum Randomize Do While Len(rndnum)<4 num1=CStr(Chr((57-48)*rnd+48)) rndnum=rndnum&num1 loop session("verifycode")=rndnum dtm=time() h=hour(dtm) if h>=0 and h<6 then wel="凌晨好" end if if h>=6 and h<9 then wel="早上好" end if if h>=9 and h<12 then wel="上午好" end if if h>=12 and h<14 then wel="中午好" end if if h>=14 and h<17 then wel="下午好" end if if h>=17 and h<19 then wel="傍晚好" end if if h>=19 and h<22 then wel="晚上好" end if if h>=22 then wel="夜里好" end if %>

首页 >> 网站新闻 >> 译语中D

募残现象回顾

文章加入时间:2004-5-10 19:54:25


  当我从残疾人和慕残者朋友们那里收集了一定的第一手资料以后,我就开始开始研究我的同行们的文章。我的切入点,是一篇1997年的论文,同样发表在“残疾和性功能”杂志上面。文章的作者,是Richard Bruno博士,文章的题目“两个慕残者的个案报道”(见注解)。这篇文章虽然很“古老”,但是,它是慕残现象研究领域不可多得的文献,直到今天,都被许多学者广泛引用。但是,我认为,Richard的文章,很有局限性,很多观点,颇为值得商榷。最值得提出的是,Richard博士的研究态度,缺乏一定的人文精神。在我个人接触慕残者和残疾人的时候,我都是本着谦逊平和,平等待人的态度收集资料。但是,Richard博士在自己的论文里面,把慕残者和慕残现象,称为“疾患”,言外之意,凡是对残疾人有生理好感的人,都“有病”。这样的先入为主高高在上态度,很难说是科学的。

  在我看了一个关于Richard博士的电视采访之后,我对于他的的论文的怀疑,更加坚定了。那个电视访谈节目,大概是1999年11月。在访谈节目中,当主持人问到Richard博士为什麽要研究这个现象的时候,Richard博士说,他的研究的目的,就是为了给残疾人群体发出忠告。在他的概念里面,对于残疾人来说,慕残者群体,就是洪水猛兽。残疾人在见到慕残者的时候,最好逃之夭夭。不可否认,有性虐待倾向的人在整个人群中是令人唾弃的个体,但是,如果把“性虐待”的帽子,随随便便的戴到全体人群中的一个亚群(慕残者群体)头上,是有失公允的。尤其是作者并没有为自己的这顶帽子找到客观科学的依据。Richard博士的研究缺陷,还在于他在研究过程中,没有收集残疾人的资料,尤其是没有收集那些和慕残者发生过亲密接触的残疾人的资料。相反,Richard博士一开始就把这种“被残疾人吸引”的性取向,定义为“病态”,这不能不说,在博士的内心深处,他是鄙视残疾人的。仿佛残疾人本身就是没有吸引力的,不可能具备“性魅力”的,所以,残疾人必须接受来自诸如Richard博士之流的所谓“忠告”。

  当然,Richard博士的文字,似乎也有可取之处。也许,他发现他自己的文字对于残疾人群体有伤害,所以,他也在行文过程中对残疾人进行了适当的安抚。博士的文字如下:“如果我们认为残疾人仅仅陶醉于某些人对他们的病态爱慕,那麽,这是缺乏证据的。有资料表明,慕残者对于残疾人的独特的好感,对于维系夫妻之间的关系没有特别的意义”。

  这段话简直荒谬得太有意思了。首先,博士说“某些人的病态的爱慕”,那麽,这里就假设了,除了慕残者之外,还有“其它人”被残疾人吸引。然后,在没有详细论述“其它人”究竟是哪些人的情况下,博士的观点,又转移到了“慕残者的独特好感”不能对维系夫妻的关系具有“特别的意义”。博士先生的这段文字,真的会起到“安抚”残疾人的作用吗?恰恰相反,这段文字,更加诋毁了残疾人,以及残疾人的性生活能力和性性生活自由度。博士的言外之意,就是说,“对于残疾人来说,性生活的目的,就是结婚,如果不是以结婚为目的,那麽,性生活对于残疾人来说,就是‘没有特别的意义’。”(在这里,作者说的是美国的国情,在美国,正常人的性生活,和“结婚”没有必然的联系,作者认为博士对于残疾人使用“双重标准”,也就是说,Richard博士认为,残疾人没有选择性伙伴的自由,作为残疾人,必须牺牲自己的基本权利——性生活自由,来换取一个“婚姻”。作者的出发点和道德观和中国的国情不符,请朋友们阅读的时候加以注意。——译者注)

  实际上,在阅读Richard博士的论文时,我们不仅仅要注意博士先生看待慕残者的“有色眼镜”,更要注意博士先生如何看待残疾人以及和残疾人相关的各种问题。关于慕残现象的原因,有一个目前比较流行的理论是“主观残疾投射”理论,那就是,慕残者从主观上认为他们自己是残疾人,并且把这种主管感受投射到他人的身上。对于这个理论,Richard博士本人也不同意,在他的文章中,博士先生做了这样反驳“关于慕残者自己认为‘我是一个拥有健全身体的残疾人’,这样的理论难于证实,因为,残疾并不象性别那样自然产生,残疾和性别,也没有可比性和相关性” 

  我认为,博士的这段论述的荒谬之处,不在于他拒绝这个“主观残疾投射”理论,而在于他驳斥这种“主观残疾投射”理论的方式。在这里,博士使用了“类比”的方法,套用了“性别异常”患者的常用的自我描述的模式——“我的身体的性别,和我的主观性别是矛盾的”。博士先生说“残疾并不象性别那样自然产生”,我认为,这个观点,难于接受。一方面,博士认为,任何人都可以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因为任何原因致残,这当然和性别的产生没有可比性。但是,博士也许忘记了,很多残疾,不但是先天的,而且和性别是密切相关的。换句话说,残疾,也可以象“性别”那样,“自然发生”。实际上,残疾的状态,是可以随着时间的变化而变化的,这和残疾是不是“自然产生”没有什麽太多的相关性。我前文中提到的Mark O Brien说:“每个人最终都有成为残疾人的可能性,除非他在致残以前死去”,可见,“致残”在我们每个人的生活中是一件多麽自然而然的事情。博士先生,您还能找出比“致残”更加“自然”的事情吗?

  也许,博士先生论文的精彩部分,是他的结尾。在文章中,Richard博士引用了其它学者(Riddle)的研究成果,让我们看看博士的结论吧:“Riddle的研究结果,我认为是一针见血的。对于慕残者-devotee(包括伪残者-pretender,wannabe),最重要的事情是学会自爱”。

  显而易见,博士的这最后一句话,道出了他这篇论文的全部良苦用心——他的确把慕残者视为一种“隐患”。所以,博士认为他有责任告诫残疾人时刻当心来自慕残者群体的如洪水猛兽一般的威胁。

  在我自己研究这个课题的过程中,经常遇到人们对于慕残者的许多“想当然”的看法。在所有这些“想当然的看法”中,“慕残者欺压残疾女性”是最为常见的一种误解。2000年6月,我出席了在芝加哥举办的“残疾人研究”大会,在大会上,我宣读了自己关于慕残现象的研究论文。在我的论文当中,我着重论述了最近几年在网络上面出现的大量慕残者成人文学作品和相关的音像制品。不可避免的,会后我遇到了一些抱着“慕残者欺压残疾女性”观点的人。我发现,由于我的论文,使我们之间的交流格外有价值。实际上,我文章的调查结果表明,几乎所有的为慕残者提供“成人制品”的公司,大多是由女性残疾模特自己经营的。毕竟,根据目前的资料,慕残者多为“双性恋”的男性。(作者这里的“双性恋”,指的是可以和残疾或健全女性都发生性关系的男性――译者注)

  几年以前,当我刚刚开始研究这个课题的时候,充斥慕残者群体的残疾人照片,大多数是质量很低的扫描图片。这些图片的来源,多是教科书中的示意图或者偷拍的残疾人照片。现在,很多公司在网上出售高质量的专业音像制品,比如照片,CD,录像带。其中,最著名的录像带,是Sharry Konopski的录像。因为,Sharry之所以成为慕残者群体中的明星,有她自己得天独厚的条件。她曾经是美国著名成人杂志——花花公子(playboy)1987年评选出的“最佳女郎”。天生丽质,后来车祸导致截瘫,使她成为了所有慕残者心中的偶像。下面的广告,摘自Sharry的网页:

  “隆重推出,截瘫明星——Sharry Konopski个人录像带。这是所有慕残者的最佳选择。高清晰度,专业摄影,长度约为一小时,绝对保证质量。Sharry将在这里展示如下活动:

  1.  身体转移:包括“轮椅-床”“轮椅-沙发”“出入汽车”等等。
  2.  穿鞋:Sharry将展示她如何穿着各种各样的模特鞋,包括一些时髦的高跟鞋。
  3.  站立:Sharry将穿上她的支具并保持站立体位。
  4.  服装:Sharry展示各种衣服,包括女士睡衣和比基尼泳装。
  5.  游泳:Sharry将在炎热的夏季在游泳池畔为您展示她独特的魅力。

  我没有能力为他人评价慕残者的“好”与“坏”。残疾人自己,对于慕残者的反应,也是因人而异的。可悲的是,不少研究这个现象的科研人员,却先入为主的为慕残者戴上了“欺压残疾女性”的帽子。我认为,关于慕残现象,在学术界弥漫着一股不好的空气,主观,偏见,完全以高高在上的蛮横态度对待慕残现象和慕残者群体。我之所以进行这项研究,就是为了提出一个尽量公正客观的观点。为了达到我的目的,我访谈了大量的残疾人和他们的性伙伴,我接触了大量的慕残者,我经常出入聊天室,我还加入了各种残疾人和慕残者的网上团体。遗憾的是,我的疑问,大多数还没有得到彻底的解决。比如“慕残者是不是在恶意利用残疾人的身体缺陷欺压残疾异性”。也许,有一些慕残者的确有“性虐待”倾向。但是,如果我们抱着科学的态度研究慕残现象,就不能在脑子里先给慕残者打上“性虐待”的记号。因为,有很多残疾人,的确是主动选择慕残者作为他们的生活伴侣和性伙伴,还有很多残疾人自愿主动的为慕残者群体充当模特。在几年前我刚刚开始这项研究的时候,还没有多少专门为慕残者制作音像制品的公司,现在,到网上看看吧,这样的公司铺天盖地,他们的产品,包罗万象。很多公司的经营者和拥有者,都是残疾女性。其中,最著名的公司,就是Carol Davis经营的“CD Production”。公司的产品,包括100美元左右的录像带,和65美元左右的照片。是问,这样的残疾女性,究竟是被欺压的对象呢?还是资本家呢?

  当然,关于慕残现象的根源,也许永远是没有答案的。我不否认,也许,某些慕残者的确有虐待和欺压残疾女性的倾向或者行为,但是,如果我们把“慕残者有虐待倾向”作为科学研究的基础,就象Richard博士那样,那末,我认为,这样的研究,是偏颇的,是有失客观的。也许,在您读我的这篇文章的时候,某些慕残者音像制品公司正在“欺压”残疾模特。但是,这就又把我们的论述引回到了一个古老的话题——“是不是所有充当成人模特的女性,都是‘被压迫者’呢”?也许不是吧?最后,我想引用一个慕残者的自我表白来结束全文“我们对于残疾异性的好感,就像某些自命‘正常’人对于那些他们认为是‘正常’异性的好感一样,归根结蒂,大家对于异性的原始好感,都是来自于异性的身体特征。”

  

阅读次数:1877  出处:中华残疾人服务网      作者:中华残疾人服务网   

慕残者的自我感受
慕残者与截肢者
美国截肢者联合会(ACA)通告
慕残散记
慕残者的心理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