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me=request.cookies("name") name=request.cookies("pwd") dim num1,rndnum Randomize Do While Len(rndnum)<4 num1=CStr(Chr((57-48)*rnd+48)) rndnum=rndnum&num1 loop session("verifycode")=rndnum dtm=time() h=hour(dtm) if h>=0 and h<6 then wel="凌晨好" end if if h>=6 and h<9 then wel="早上好" end if if h>=9 and h<12 then wel="上午好" end if if h>=12 and h<14 then wel="中午好" end if if h>=14 and h<17 then wel="下午好" end if if h>=17 and h<19 then wel="傍晚好" end if if h>=19 and h<22 then wel="晚上好" end if if h>=22 then wel="夜里好" end if %>

首页 >> 网站新闻 >> 译语中D

慕残者的自我感受

文章加入时间:2004-5-10 19:48:56


  注: 铭记——动物生命早期即起作用的一种学习机能

  下面所引用的一系列来自个人的叙述,显示了他们所体验过的共同感受:

  “我们转过了一个弯,在我们前面出现了一位身着蓝装的妇人 :她仅有一条右腿,靠一支裹在上衣里的拐杖行走。她用抄在衣兜里的左手驾御着那只拐杖。她有一头齐肩的黑色卷发, 行走的时候,步态自然而有规律 , 我深深的陶醉于其中。 现在我可以看清身着蓝装的她了,娇小、冷漠、伶俐而又优雅。她总是在我得脑海里浮现,我试图解析是什么使她的步态如此优雅。 依靠拐杖她的全部重量落在左肩和左臂上, 她毫不费力的向前摆腿,同时微微偏向左边, 她的重心谨慎的越过拐杖和地面的接触点, 接下来微微右移, 重心又越过她的右腿了,当她开始移动拐杖的时候,身体的重量完全由她的右腿来支撑。 我知道她是不会分析她的动作的,经过一个学习的过程后,持久的练习使她的步伐娴熟而有效,且如此的美丽。优雅来自于两个缓慢摆动的不断衔接,一个是引导方向,另一个则与它呈直角,相互配合形成一连串的精美起伏,这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残疾 。”

  “我清楚的记着她……在列队而行的二三十名身着地方修道院蓝色校服的女孩子中,她与别人唯一的区别是仅有一条腿,靠一对铝制的肩拐而行。那时,我仅有六岁,但我很快的意识到她和像她一样的女孩会对我有深深的吸引。二十年后,依旧如此,并且仍然不知道为什么。”

  “一个星期天,在盛大的童子军游行队伍中,一位身着童子军服的女孩子吸引了我得目光。她装着一个旧式的木腿。这景象对我的影响是震撼的。我沉浸于一种悲伤与恐惧同时又混杂着激动和迷恋的感情中。现在说那时的她没有引发我的性冲动,是对我的感觉的提升。直到今天,我都一直怀念她的形象。高挑的身材,充满笑意的脸庞,乌黑的秀发,明亮的徽章,还有与众不同的行进方式 。”

  “所有的狂热是如何开始的?我估计是在五岁或六岁住在海边的时候,一天同姑妈出去散步。一位女孩,大约十岁左右,和她的家人在一起。她身着夏装,配有精致皮革的木腿,后来我看到她坐在折叠帆布长椅上,木腿靠着路边的栅栏。这不可能是偶然的性萌动,因为我太小了,但又是什么引起的呢?我不记得在此之前,还有什么事情影响了我,但从那天开始,有些事情就一直伴随着我。”

  “我有一位断肢的老师,我们中的很多人都深深的迷上了她,我记得她的年龄和我母亲差不多…… 每当我看到她拄着拐杖独自行走的时候,总会使我涌起异样的感觉,这是从所未有的,它与怜悯无关,完全是男人被女人吸引的感觉。 ”

  以上叙述都很平常, 也许具有迷惑性的是,当这些人(除了最后一位之外)经历如此的‘性冲动’时还都很年轻。这种被引发的感情,不仅仅是由于吸引而引发的性欲。这些孩子无一例外,都坠入了一见钟情。这也不能说是好色或性变态。他们所描述的经历都带有强烈的神秘色彩。

  我认为这种爱慕来源于先天的“铭记”, 也许关于先天铭记最好的例子是刚学走步的小鹅。大家都知道刚出壳的小鹅是跟妈妈学走路的 。但Konrad Lorenz研究发现,小鹅是不能确定因为她是一只鹅她就是它们的妈妈的。当小鹅刚孵出壳的时候,总是跟随着它们第一眼看到的移动的物体,而这通常是孵它们出壳的鹅妈妈。“紧跟着你所看到的第一个移动的物体”这一规则,顺理成章的导致了小鹅跟随着鹅妈妈。它们也很乖,紧紧的跟着,但它们这样做却是非理性的 。在一个实验中,Konrad Lorenz闯入了小鹅的生活,并成为它们所见到的“第一个移动的物体”,于是Lorenz走到哪,它们就跟到哪。而一旦甩开它们,小鹅就会很悲伤。

  这些小鹅的行为,有一个重要的指征,就是不可逆转性:不管这个移动物多么不合适,一旦小鹅被它吸引,它们就会紧紧的跟着,这种铭记也将持续保留。另一个特征是在小鹅的一生中,易被铭记影响的时间很短。我认为是在年幼的时候,孩子们都本能的从不同的人身上预先识别将来合适的性伙伴。这个过程通常发生在生命的早期。这种指征就像一把锁子里的钥匙,是铭记的过程。我认为就如小鹅一般,一旦性的铭记发生,就是不可逆转的。这些还缺乏完整的解释理论,而仅是对冲动的自然现象的描述。

  另一位行为学研究者Tinbergen把这种理论引向了第二阶段,他对正在孵卵的大海鸥的行为很感兴趣,他发现正在孵卵的海鸥,很容易被一些在我们看来完全不同于蛋的东西所吸引。 他发现蛋的颜色和纹理很重要,形状却不重要。他还发现这些鸟总是选择大的蛋,而不选择小的蛋。这种感觉是因为大的蛋易产生大而壮的小海鸥。他的试验结果显示,如果把纸盒子做成和鸟窝中的蛋一样的颜色和形状,这些海鸥会选择较大的纸盒子,而不是那些蛋。对这些海鸥来说,涂划的纸盒子比真的蛋更像蛋。这些假蛋会引起海鸥去孵化它们的极大欲望。

  如果对性伴侣的铭记刺激来源于自身肌体的差异,那么当一个人发现自己这种越多的差异性时,就越容易将自己归属于另一种性别。女人不同于男人,缺臂的女人更是不同。 我觉得当一个男孩在易受性铭记影响的时候,碰到一个女人,那么这个女人的类型就会影响男孩后半生,也就是可能与之发生性行为的最大类型。我认为这也是那些不同于普通人的人有各种性选择的原因。

  对我而言,最强烈的吸引来源于依靠孤拐行走的单腿女人。我印象最深的是她步履优雅,根本看不出有什么残疾,相反极具吸引力。

  我总是希望着它发生:一次偶然的遭遇,使我变为残疾人。

  理解产生这种强烈吸引的原因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意识到这些偶然事件会使两个群体逐渐发展独特而深厚的友爱关系。

  

阅读次数:2161  出处:中华残疾人服务网      作者:中华残疾人服务网   

慕残者与截肢者
美国截肢者联合会(ACA)通告
慕残散记
慕残者的心理分析
我,慕残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