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me=request.cookies("name") name=request.cookies("pwd") dim num1,rndnum Randomize Do While Len(rndnum)<4 num1=CStr(Chr((57-48)*rnd+48)) rndnum=rndnum&num1 loop session("verifycode")=rndnum dtm=time() h=hour(dtm) if h>=0 and h<6 then wel="凌晨好" end if if h>=6 and h<9 then wel="早上好" end if if h>=9 and h<12 then wel="上午好" end if if h>=12 and h<14 then wel="中午好" end if if h>=14 and h<17 then wel="下午好" end if if h>=17 and h<19 then wel="傍晚好" end if if h>=19 and h<22 then wel="晚上好" end if if h>=22 then wel="夜里好" end if %>

首页 >> 网站新闻 >> 译语中D

慕残者与截肢者

文章加入时间:2004-5-10 19:47:09


  当你将“截肢者”键入任何一个互联网的搜索引擎,随即就会得到大量的相关网站。一般很多站点都会详细介绍捐助团体、运动组织以及与截肢者相关的商品。然而令人惊讶的是,其中还有为数众多的网站针对的不是简单的截肢者本身,而是那些对截肢者和其相关事物相当痴迷得人,像 www.ampulove.com 和 www.overground.com。在互联网上很容易了解到,拥有这样兴趣的三个类型的人:“慕残者”“、扮残者”、“自残者”。这三个群落中的每个个体通常都是肌体正常的,他们对于截肢者的强烈兴趣意味着他们将用一种非常戏剧性的方式与截肢者进行接触和沟通。因此,使截肢者明晓这些狂热追随者的兴趣和特征是非常必要的。

  目前,作为三个群落中最大的一支,慕残者通常指那些对截肢者拥有强烈性冲动的人。扮残者喜欢像截肢者那样穿着,然后坐着轮椅、拄着拐杖或穿上吊带裤出现在公共场合。自残者是三类人中最少的,也是最令人吃惊的,他们个人希望自己本身通过截肢成为残疾人。各个类型有不同的的习惯、特征、和愿望,但有时其定义的外缘会重叠。有些慕残者也有截肢的想法,有些自残者也有扮残者的穿着癖好。

  各个网站为慕残者、扮残者及自残者提供了过多的信息,俨然扮演了代理中介的角色。但也许这些网站最重要的还是充当了一个会面场所的作用,使得这个部群的个体之间可以相互接触,交流信息、经验、照片和商品。事实上,据说慕残者、扮残者及自残者是首先通过互联网才发现自己在这个世界上不是孤独的。

  对于许多网站另外一个重要的目地就是促使三大人群消除普遍存在的羞怯心理,同时鼓励截肢者的接纳和理解。这个目地最显著的例子是慕残者,他们很有希望与截肢者进行直接的交流,www.overground.com解释说,许多截肢者认为自己截肢后失去了魅力,起初他们会对某些人对自己残肢的的关注感到非常的厌恶。这个网站意欲提供条件,使肢残者和慕残者走到一起并相互交流,就像Grant C. Riddell 在他的书《肢残者与慕残者》中所写的一样,慕残者网站常常恳请肢残者更多的接纳他们的关注,并希望肢残者创造更多的机会去发现关注他们肌体的这个群落。尽管,慕残者和支持团体做了最大的努力,但由于心理学上的专业分类,慕残还是被认为是可耻的。

  尽管到目前为止慕残者被描述为对截肢者与截肢具有强烈的兴趣,但互联网以外的世界却很少有关于他们的医学方面的理论资料。有名的 Johns Hopkins大学的心理学家John Money联合 Gregg Furth 和Russell Jobaris于1977年在杂志《性学研究》上发表了首篇关于慕残者的学术论文《性反常行为:自残的两个病例》。他们详细记述了这两个人在Johns Hopkins大学进行心理治疗的全过程。Money指出这两个人对截肢者的残肢有性欲的迷恋,他定义这种行为的人为“acrotomophilia”;同时把希望自己成为截肢者的的人,定义为“apotemnophilia” 。

  Money所提出的全新术语引起了人们的广泛关注,因为他们明确的指出了慕残者与扮残者的症结所在。在这两个案例中,Money将其归于一种性欲倒错的精神错乱。根据美国精神治疗协会的标准,性反常行为有一个明确的周期,表现为强烈的性欲望、幻想、以及不正常的对象、行为、状态,并具有临床上的痛楚,社交、工作或是其他一些重要方面机能的损害。因此,性反常行为被定义为不正常,如恋童癖、露阴癖、虐待狂、受虐狂,都被美国精神治疗协会的刊物《精神疾病的诊断与统计手册》认定为精神问题。

  Money并不是第一个把慕残归为性心理异常的人,一百多年前Richard von Krafft-Ebing就在他的著作《性变态》(1886)中指出,这种对残肢的关注属于病态的恋物行为。在19世纪20年代,Wilhelm Stekel在他的著作《性反常》中把对截肢者具有强烈性冲动的人称为虐待狂和潜在同性恋者,像Money等人认为慕残者是不道德的,甚至近乎把慕残者当作精神病,甚至是危险的。

  为数不多的针对慕残者的研究表明大多数慕残者对自己的想法感到不安和羞愧。在70年代中期,有一个组织Ampix,处理截肢者的故事和照片,邮寄问卷调查给他的会员询问他们对截肢者的关注。这个机构收集处理了200个回复,几乎全是男性。另一项调查发现,慕残者会在一段时间收集截肢者的照片,然后由于羞愧和内疚而毁掉它,其中只有14%的人去心理治疗。

  慕残者除了因为精神疾病的分类被认为可耻外,还由于他们狂热的可能引起截肢者不安和恐惧的行为给自己带来了不好的名声。有些慕残者对肢残者达到几近痴狂的的地步。众所周知,有些慕残者在没有经过肢残者允许的情况下跟踪他们,并偷拍照片,还直接向他们提出性的需求。加州Loma Linda女子大学的社会学副教授Lee Nattress对50位慕残者进行了调查,85%的受访者认为,如果在商场里遇见女性截肢者,他们会跟随她。57%的人认为如果在超市里邂逅一名女性截肢者,他们会尝试上前与她交谈。但是他们的行为可能达不到预期的效果,除非他们想与截肢者建立一种深厚的可以被信任的彼此关系,否则他们的行为会被截肢者看作是有危险的。

  似乎很明显,慕残者自己清楚怎么引起截肢者的注意,有些人甚至使用令人厌烦或威胁的方式。然而,我们仍无法确定将慕残者归于性欲倒错是否正确。针对慕残者的研究显示,有关他们的医学和心理学文献简直太少了。细查美国精神治疗协会最近的规则就会发现,一些作为性欲倒错的标准常常被忽略,所谓强烈欲望应该在临床上引起重大的创伤或是机能的损害。据说对截肢者的性冲动本身可能不是心理错乱,但如果这种行为具有胁迫性甚至违犯了法律,就将不可质疑的被归于性欲倒错。换句话,对截肢者的简单关注可能仅是性的偏执,就像对金发碧眼的女郎痴迷一样,但是如果这种不自主的强迫性的关注天天干扰慕残者的生活,或引起他(她)以威胁的方式接近截肢者,就可以被认为是精神错乱。

  截肢者一定要意识到这个群体的存在,由于他们的残肢而关注他们的人。同时他们也应该从心理上接受一些慕残者的行为几乎是不自主的。有时,女性截肢者会特别地希望被慕残者接近,对陌生人接触的常用警告,在这里显而易见是适用的。然而,相对于人类整体的性行为来讲,肌体的吸引力可能是为了达到满足的结合扮演着催化剂的作用。认为所有的慕残者都是危险的的看法似乎是不成熟的,还不能肯定,慕残者、扮残者和自残者是性欲倒错,或其他的精神错乱。而截肢者在注意自己的情感和肌体安全的同时,也要保持一个开放的心态。

  

阅读次数:2814  出处:中华残疾人服务网      作者:中华残疾人服务网   

美国截肢者联合会(ACA)通告
慕残散记
慕残者的心理分析
我,慕残者
慕残相关术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