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me=request.cookies("name") name=request.cookies("pwd") dim num1,rndnum Randomize Do While Len(rndnum)<4 num1=CStr(Chr((57-48)*rnd+48)) rndnum=rndnum&num1 loop session("verifycode")=rndnum dtm=time() h=hour(dtm) if h>=0 and h<6 then wel="凌晨好" end if if h>=6 and h<9 then wel="早上好" end if if h>=9 and h<12 then wel="上午好" end if if h>=12 and h<14 then wel="中午好" end if if h>=14 and h<17 then wel="下午好" end if if h>=17 and h<19 then wel="傍晚好" end if if h>=19 and h<22 then wel="晚上好" end if if h>=22 then wel="夜里好" end if %>

首页 >> 网站新闻 >> 译语中D

我,慕残者

文章加入时间:2004-5-10 17:11:17


  此外,我可以这么说:慕残现象(慕残者)与暴力或者截肢行为本身,以及作为一个被截肢者所遭受的痛苦和遇到的困难无关。也没有任何其他任何证据证明,慕残者的慕残倾向和性异常诸如性虐待和受虐的倾向密切相关。事实上大多数我认识的慕残者对一些“异常性行为”是十分厌恶的。其实,慕残现象,基本上就是一种“以女性生理特征为基础的性吸引”,所谓的“生理特征”就像普通人眼里的“体形”“身材”“动作”等等。。就我个人来说,我怀疑他的根源在于象征主义(symbolism),尽管不是每个人都同意这一说法,也无法去证明。弗洛伊德至少有一次也遇到了这种情况,他猜测说这与阉割的象征有关,但这只是推测而已,并且世人皆知弗洛伊德对于人的精神分析总是倾向于将所有的东西都与生殖器联系起来。
  
  但是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发现自己对此感兴趣而且想深入研究下去。曾经有一段时间我试图去忘记,并希望它会自己消失,但并没有用:如果我不去想它,晚上我就会梦到它。因此,我知道这是我的一部分,我应该试着去接受,甚至是欢迎。对我来说这真又是一个迷。
  
  那些都是一个叫David Willoughby的人写的,但是我也能轻而易举的写出相同的话因为我的感受和他几乎相同。这种吸引对我来说从来都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但我也认为自己不必再为之感到羞耻。无疑,有的截肢者会对我们的这种注意感到很难处理,并且骂我是心理变态。对于这我无可辩驳,要我是他们的话我也会有同样的感受。从他人的不幸中得到快乐绝对不是一件高尚的事。
  
  然而,我也读到也有许多截肢者认为这种吸引是一件相当令人高兴的事,并且心存感谢的接受,就像他们希望看到人们接受那些有这样或者那样的小缺点的普通人一样。世俗的标准好像是要求尽善尽美,同样我们对自己的要求也是如此,但是事实是没有人是完美的。就像一个截肢者渴望被接受尽管他是不完美的一样,我将不惜代价去寻找一个能够接受我的不完美的特殊女孩。我猜你会说这是我对女性品味的另一个方面就像长发和优雅的恬静的气质。
  
  关于这种吸引的根源,我想最显而易见的问题是,”为什么?”,事实是我一点头绪也没有。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受,我不知道这一切都是怎么开始的,坦白的说,我也不是很感兴趣一定要找出其中的缘由。在生活中有些事不需要理性的解释我也会乐于接受,这可能就是其中一件。有人可能建议我去看神经科的医生,但只有你脑子不对劲的时候才需要去看精神病医生,而我没有,我用不着去”修理”脑袋瓜。
  
  在网上有一些文章试图去解释慕残现象的根源,以及慕残者的这种倾向为什麽根深蒂固。但是这些文章大多是使用令人费解的心理学术语胡诌的,最多只能算是高度推测的结果。一些人把它描述为与有人对于红发和丰满的胸部这类的吸引是相同性质的。,但是在我看来这只能算是部分的解释:是的, 截肢者对于我的吸引就像另一个人被一个胸部丰满的女人所吸引一样,但是,我不认为他会和我一样对于自己的目标有如此强烈的亲切关怀之意。就像我所说的,这远远不是单纯的从生理上面“点燃我的性欲”,有很多的理性上的和感情上的东西在里边。如果一个人被丰满的乳房所吸引在他人看来是一种正常的“生理反应”,那末,我们这些慕残者被一个拄着拐杖蹒跚而行的女孩子吸引又有什莫不正常的呢?。正如一个慕残者说的那样,起先我可能因为她是一个截肢者而被她吸引,但是我所爱的不是她的残肢,我爱的是她这个人本身。
  
  一些人推测说这种吸引可能与一个男人对看上去很”无助”的女人的一种去主宰她的渴望有关。我觉得得出这个结论是轻而易举的事,但就像那些其他轻易得出的结论一样没有多少真实性。以前我租过一部电影Boxing Helena(国内好像翻译成情迷海伦纳),故事的主题是一个痴迷的医生对于一个女性截肢者的统治,其中对于截肢者和慕残者都没有做很正面的评价。这就是电影的老套路,但事实上绝大多数的截肢者要比普通大众更独立。在Fascination上发表的故事很少与这种主宰有关,而更多的表现了截肢者的能力和独立性。诚然,绝大多数的截肢者要付出更多的努力才能得到我们认为是理所应当的东西,但最终我感到他们会因为自己的成就而获得更多的赞叹,这也是我如此钦佩他们的原因之一。
  
  我想对于我这种感受最贴切的比喻是集邮。我对邮票不是很了解,但是,我知道偶尔出现的错票是很奇特的发现,并且通常错票要比普通的相同邮票值钱的多,同样的,我感到那些身体上独特之处的女性也有其别样的魅力所在。


  

阅读次数:3577  出处:中华残疾人服务网      作者:中华残疾人服务网   

慕残相关术语